现在时间是:
欢迎光临小学教育资源网 欢迎交换链接 本站客服QQ408488389 电话02984990504 Baidu
当前位置:首 页 >> 草根文学>> 草根文学>> 文章列表

正说唐朝八大疑案之六:太平公主与唐玄宗李隆基争权之谜

作者:   发布时间:2009-10-22 16:19:37   浏览次数:2672

 


  李隆基与姑母太平公主曾经是一根绳索上的两个蚂蚱,命运相连,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在诛杀韦后一党的六月政变过程中,彼此支持,互相配合。但当两人共同的敌人消失后,姑侄之间却围绕权力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斗争。有人说:“唐睿宗时政治的焦点,是唐睿宗联合太平公主要保皇位,而太子李隆基要争皇位。唐睿宗、太平公主要保皇位,必须抑制大子李隆基的势力。”那么这场争权究竟是姑侄之争还是父子之争?
  从武则天上台到唐玄宗上台,是唐代政治最为动荡的
时期。这期间,政变此起彼伏,走上政治前台的人更是频繁更替。也许武则天这位中国历史上惟一的女皇开了女人做皇帝的先河,引得韦后、韦后的女儿安乐公主、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都跃跃欲试,而且屡试身手,确也算得上中国历史上的一大奇观。
  关于太平公主与唐玄宗李隆基的权力斗争,人们讲得比较少。其实,他们的争权在当时的政治风云中是非常引人注目、极其惊心动魄的。就唐代政局而言,两人的争权所导致的结果也非常重要。这表现在以下两点:一是唐玄宗铲除太平公主后,才坐稳了皇位,进而放手施政,才有了“开元盛世”。二是唐代后党直接干政至此结束。
 
大唐骄女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是武则天和高宗李治的小女儿,名字不详,曾经出家为道士,“太平”其实是她的道号。武则天生有四男二女,四男是李弘、李贤、李显(唐中宗)、李旦(唐睿宗),长女还在襁褓中时被亲生母亲武则天掐死,成为武则天争权的牺牲品。太平公主作为武则天惟一存活下来的女儿,理所当然成为了高宗夫妇的心肝宝贝,极受宠爱。
  太平公主8岁的时候,她的外婆,也就是武则天的亲生母亲荣国夫人杨妃死去,武则天为表明孝心,让太平出家为道士,为外祖母杨氏祈福。但太平并没有离开皇宫,还是一直住在父母的身边。
  到仪凤年间,吐蕃首领派专使前来请求和亲。因为那段时期吐蕃比较强大,唐蕃几次战争都以唐军的失败而告终,吐蕃首领底气十足,点名要娶太平公主。武则天不愿太平公主远嫁,于是真的给她修了一个太平观,以此婉言拒绝吐蕃使者。不过,太平公主过不惯那种清苦的生活,只是象征性地到观中去一两次。太平公主不愿为道士,吐蕃的要求又没有收回,惟一的办法就只有尽快为太平公主找一个附马了。
  太平公主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是下嫁薛绍。大约在太平公主十四五岁时,有一次她穿上武官的服饰在高宗和武后面前跳舞。父母笑着问她:“你又做不了武官,为何要这样?”她回答说:“将它赐给驰马可以吗?”唐高宗见女儿想嫁人了,于是“择薛绍尚之”。薛氏家族是当时鼎鼎有名的世家大族,也是李唐家族的传统姻亲。薛绍的父亲就是附马,母亲是唐太宗的女儿城阳公主。
  永隆二年(681),太平公主与薛绍结婚,婚礼非常隆重。太平公主出嫁时,北自兴安门南至宣阳坊西,火炬接连不断,路两边的槐树多被烧死。薛绍的大哥薛觊见太平公主恩宠太盛,非常忧虑,于是向远房叔祖父户部郎中薛克构询问该怎么办,薛克构说:“皇帝的外甥娶公主,是皇家旧例,如果以恭敬谨慎的态度对待,又有什么关系!但有谚语说‘娶妻得公主,无事抓进官府’,不能不令人担优。”
  太平公主与薛绍的婚姻持续了7年,育有两男两女。不过,这段本该美满的姻缘中途却夭折了。说起来,灾难的制造者还是身为母亲的武则天。
  早在太平公主出嫁以前,武则天就对准驸马薛绍的两个哥哥的妻子大为不满,认为薛绍的大哥薛觊的妻子萧氏和二哥薛绪的妻子成氏不是贵族,逼着薛绍的大哥、二哥休妻,扬言:“怎么能让我女儿与乡下人的女儿作妯娌呢!”有人出来说了一句“萧氏是萧瑀(唐高祖时大臣)的侄孙女,皇家的旧姻亲”,武则天这才罢休。薛家虽政治地位不高,但毕竟是名门望族,哪能受得了这种气?
  后来,武则天将冯小宝纳为男宠,为了抬高情人的社会地位,又硬逼着薛绍认冯小宝为叔父。这个窝囊气就更让薛家的长子受不了了,于是他密谋造反,结果事泄。薛绍虽然没有参与此事,但是由于他认冯小宝为叔父很勉强,武则天早已对这个女婿心有怨气,此时趁机一并发泄出来,结果薛绍被关进大牢,“杖一百,饿死于狱”。薛绍之死或许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武则天要改“唐”为“周”,她需要为女儿找一个武家的女婿了。
  武则天看中了侄儿武攸暨。在武氏男儿中,武攸暨“沉谨和厚,于时无忤”,是个比较可靠,可以和太平公主长久生活的人,但是他是有妻子的人。为了在称帝前将女儿与武氏联姻的事情安排好,心急的武则天不惜动用了非常极端的手段。她派人把从前的侄媳毒死,强行把女儿嫁给武攸暨。出于补偿心理,武则天大肆增加太平公主的封邑。按旧制规定,朝廷赐给封户,诸王不能超过1000户,公主不能超过350户,而惟独太平公主的封邑连续追加到3000户,增了将近10倍,超过了亲王的规格。
  太平公主的两次婚姻都是父母安排的政治联姻,只是由于形势的变化,才先后选择了薛氏家族和武氏家族。载初元年(690)七月,太平公主嫁给了武攸暨。两个月后,武则天称帝,改“唐”为“周”,封武氏子弟14人为王,武攸暨被封为千乘郡王。太平公主与武氏联姻,使她被武则天很好地保护起来,避免了李氏子弟可能遭到的不测。武攸暨与太平公主育有两男一女,延和元年(712)即太平公主去世的前一年病故,与太平公主一起生活了22年。
  太平公主的生活非常奢华,她在没有势力时就已经“祟饰邸第”,有了势力后更是“田园遍于近甸膏腴”。她“食”的实封,曾达到过一万户。唐前期制度,食实封就是享受户丁交纳的租税。太平公主“食”的户都按大户计算,一户七丁。若一丁交绢二匹,太平公主一年仅得绢就有十四万匹,而当时国家年收入绢多则百万,少则只有七八十万匹,这样,太平公主的收入就抵上了国家收人的百分之十几到百分之二十!
  三次参政史称:“太平公主沉断有谋,则天爱其类己。诛二张,灭韦氏,咸赖其力焉。”从史料的记载来看,公主代表的势力既不属于武氏集团,也不是韦后之党,而是一股相对独立的“政治群体”。太平公主是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她一生参与了三次大的政治斗争,并且卷人的程度一次比一次深,起的作用也一次比一次大。
  太平公主深受武则天的宠爱,在一代女皇身边待久了,耳濡目染之下,也懂得了一些权谋。武则天曾说太平公主“类己”,这可能有两种含意:一是说女儿长得像自己,史称太平公主“丰硕,方额广颐”,也就是方额头、宽下巴,体态丰满,长得很像武则天。另外就是说女儿的性格与自己类似。武则天常同太平公主秘密议论天下大事。太平公主比较畏惧母亲,对自己的行为懂得收敛,因此在武则天时期,没有见到太平公主直接干政的痕迹。据史书记载,太平公主在武后时期参与政治仅有两次纪录,一是缢杀薛怀义,一是与诸武、相王在明堂发誓和睦共处。
  据《旧唐书·薛怀义传》,“令太平公主择★力妇人数十,密防虑之。人有发其阴谋者,太平公主乳母张夫人令壮士缚而缢杀之,以辇车载尸送白马寺”。但是《资治通鉴》则说武则天“使建昌王武攸宁率壮士殴杀之,送尸白马寺”,似乎太平公主没有参与此事。再查《新唐书·则天武后传》,说是武则天“密诏太平公主择健妇缚之殿中,命建昌王武攸宁、将作大匠宗晋卿率壮士击杀之,以畚车载尸还白马寺”。
  事情的真实情况究竟如何我们已经不能详知,合理的推论应该是:太平公主参与了这件事,但出现在公开场合的是其他人,所以公开的记录(比如《实录》)记的也是其他人。从此事还可看出,太平公主的处事态度与武则天是高度一致的。
  太平公主第一次直接参与的政治斗争是张柬之等起兵诛杀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史书上说:“预诛二张功,增号镇国,与相王均封五千。”虽然没有见太平公主如何预诛二张,但以其加封与相王同,可知太平公主在这次政变中站在复兴李唐立场上,是出过大力气的。
  太平公主参与的第二次政治斗争是李隆基起兵诛杀韦后。太平公主的三个唐中宗即位后,皇后韦氏想效仿武则天,不断扩充自己的势力。韦后、上官婉儿认为自己“智谋不及公主”,对太平公主比较敬畏。同时太平公主也从后台走到前台,神龙二年(706)开始开府置官属,施惠与天下士人,并建立自己的势力集团,地位与相王李旦相当。中宗李显还为太平公主不必向皇太子李重俊行礼专门下了一道诏书,可见太平公主的权势之盛。
  韦后想专权,必然要除去李氏势力,而当时李旦父子和太平公主身边都集结了一批文臣武将,其势力足以与韦氏抗衡,是后党的威胁。神龙三年(707)八月,即韦后借中宗之手除掉太子李重俊势力后一个月,侍御史冉租雍诬奏相王及太平公主参与了太子谋反,幸好大臣萧至忠出面阻拦,说“难道陛下就容不下一弟一妹吗”,两人才免了杀头之祸。
  对于韦后的步步紧逼,太平公主刚开始准备用融入韦氏集团的方法来保全自己的势力。中宗死后,太平公主与上官婉儿合作,“谋草遗制”,积极参与继承人及政事的安排,准备让李重茂为皇太子,“皇后知政事,相王旦参谋政事”。上官婉儿是韦后一党的,可见太平公主当时与韦后的关系还算比较亲密。但是,这种亲密关系遭到了韦后党人宰相宗楚客的嫉妒和破坏,结果相王未能辅政。而太平公主内心也有所警惕,她与韦后是姑嫂关系,与相王是亲兄妹关系,有共患难的感觉,所以在心理上较接近相王是自然之事。于是,太平公主在少帝李重茂即位后,态度转变为与韦后对立,开始参与到排韦的计谋中来。
  当时,宗楚客、武延秀以及诸韦都劝韦后仿照武则天,就是要废掉殇帝,自己登基。对于朝廷这一态势,当时人看得很清楚,京师禁军和政府要害部门都是韦家亲属,所以,京城一片恐惧,人们窃窃私语,已有小道消息说,韦后要革唐换代。韦后为了实现女皇的梦想,计划发动新的政变。
  这一消息被兵部侍郎崔日用偷偷地透露给了中宗李显的弟弟,相王李旦的第三子李隆基。李隆基和姑姑太平公主商议,决定先下手为强,太平公主果断地同意了李隆基的意见。
  景龙四年(710年)六月庚子,李隆基与钟绍京、刘幽求等,拉拢万骑营长葛福顺、陈玄礼等起兵,杀死了韦后和安乐公主。太平公主对这次斗争态度积极,不仅参与了事先的谋议,而且派儿子薛祟暕直接参加了行动。此外,太平公主在这次斗争中还起了一个重要作用,即在处理小皇帝的问题上。
  同年的六月二十四日,少帝李重茂坐在太极殿御座上,相王李旦站在中宗的灵柩旁边,太平公主当着诸多大臣的面问:“皇帝欲以此位让叔父,可乎?”刘幽求跪奏,表示拥护。太平公主接着说:“天下之心已归相王,这不是你坐的位置。”于是,把少帝提了下来。在相王受禅游戏中,太平公主卖力演出,26年前当过皇帝的相王才重新登上御座,仍为睿宗。从此,太平公主权倾天下,不可一世,加封至万户,三子封王。睿宗对她言听计从。
  从上面两次参政来看,公主在政变中起的作用虽不是主角却也是重要配角的作用。武则天早年就“爱其类己”,真可谓慧眼识女!然而,正是这个有本领的女人,却成为李隆基皇位道路上的绊脚石。
  太平公主参加的第三次政治斗争是与太子李隆基之间的斗争。
 
姑侄之争的实质
 
  应该说,起初李隆基与姑母太平公主的关系是很好的,他们曾经是一根绳索上的两个蚂蚱,命运相连,并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并在诛杀韦后一党的六月政变过程中,彼此支持,互相配合。但是天
 
  无二日,国无二主,英勇的李隆基如果成为皇帝,太平公主又如何背后操纵权柄?当两人共同的敌人消失后,姑侄间的争斗就不可避免了。
  太子隆基 李隆基是唐睿宗李旦的第三个儿子,唐高宗李治和女皇武则天的嫡孙。不过,他出生时,高宗已经谢世,大唐王室正处于皇位争夺最激烈的时期。李隆基出生的前一年(684),父亲李旦被皇太后武则天立为皇帝,是为唐睿宗。6年之后,武则天亲自君临天下,宣布将睿宗李旦降为皇嗣,改唐为周,登上了皇帝的宝座。从此,李旦一家虽身居皇宫,但作为废帝,时刻都有性命之忧。因此,李隆基最初所经历的,并不是与生俱来、恩宠皆重的王子生活,相反却时时要为父亲一族的生死存亡和自身的命运担忧。李隆基自幼似乎比其他的同龄人更为成熟,自我保护的意识也更强。
  据史书记载,李隆基7岁那年,有一次在官属拥扶下,到朝堂拜见祖母武则天,车骑“严整”,十分威风。当时担任宫中禁卫的金吾将军(掌管京城守卫的将军)武懿宗,是武则天的伯父武士逸之孙。武懿宗“忌上(玄宗)严整,诃排仪仗,因欲折之”,大声训斥李隆基的骑士护卫,以此来羞辱李隆基。李隆基马上怒目而视,喝道:“这里是我家朝堂,干你何事?竟敢如此训斥我的骑士护卫!”弄得武懿宗看着这个小孩儿目瞪口呆。武则天得知后,不但没有责怪李隆基,反而对这个年小志高的小孙子备加喜爱。到了第二年,李隆基就被封为临淄郡王。
  李隆基小时候就经历了错综复杂的宫廷变故,这也许促使他形成了意志坚定的性格。他小时候就很有大志,自比于曹操,在宫里自称为“阿瞒”,虽然不被掌权的武氏族人看重,但他一言一行依然很有主见。“阿瞒”二字多少也可以反映出他忍辱负重、力避是非的心态。他在身处逆境时善于韬光养晦,躲过了武则天对李唐宗室的严酷迫害,即使在中宗在位时,他也十分谨慎。其实,他自幼饱读诗书,聪慧过人,又兼性格英武,胸怀大志。平时,他显得好像迷恋于声色犬马,实际上处处留心朝廷的动静。
  李隆基17岁时,跟随祖母来到长安,耳闻目睹西京的风物,更加培植了他对李唐祖宗功业的感情。初涉政坛,耳濡目染宫廷政治斗争的残酷与复杂,使他增长了政治斗争的见识,丰富了对国家政务的阅历。
  李隆基从武则天身上,无论从正面还是从反面,都学到了许多东西,使得他后来调整统治政策时,吸取了其祖母的统治经验和教训,这也为“开元盛世”奠定了一个重要条件。武则天对自己的政敌斩尽杀绝的做法,坚定了李隆基对自己的政敌除恶务尽、斩草除根的指导思想,这些都在以后他铲除韦后集团,消灭太平公主奸党的斗争中表现出来。
  如果说,在少年时期,李隆基介入政治主要是由于受父亲地位的影响,那么,到青年时期,政治的影响就不再限于父亲地位的变化了,其中对他影响最大的,应当是“五王政变”(即逼武则天退位的神龙政变,因政变发起者张柬之、桓彦范、敬晖、崔玄喡、袁恕己五人后被封为玉,所以又称为“五王政变”)。
  长安三年(703),李隆基跟随祖母武则天又回到了东都洛阳。就在次年,李隆基21岁,“五王政变”爆发。在“五王政变”时,相王府肯定介入其中,李隆基作为相王府的重要成员,即使没有确凿的史料证明李隆基也“从相王统率南衙兵仗”,但他也肯定目睹了政变过程。应当说,“五王政变”形成了他以后处理类似问题的基本准则。
  早在神龙元年(705)中宗复位时,李隆基被升为卫尉少卿之职,主要掌管武库兵器及守卫宫门的官属,这也是个有权支配禁军的要职。于是李隆基利用职务之便,与禁军“万骑”中的一些人有了频繁的往来。李隆基从唐朝宫廷的三次政变中吸取到一个最根本的经验,那就是必须有禁军的支持,才有胜利的希望。
  在中宗景龙四年(710)以前,唐朝宫廷共发生三次政变,两次成功,一次失败。第一次是武德九年(626),唐太宗李世民发动的“玄武门之变”,他事先收买了北门军中郎将常何,先发制人,得到北门军的全力支持才取得胜利。第二次是神龙元年(705)正月,宰相张柬之等五人发动的诛灭二张,逼迫武则天退位的政变,这次政变因为有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亲自参与行动,从而取得胜利。第三次政变是神龙三年(707),太子李重俊的政变,虽然得到羽林将领的合作,但对羽林军内部工作做得少,而且准备仓促,给了中宗煽动的机会,致使羽林军下层人士倒戈。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使李隆基了解到争取羽林军“万骑”支持的重要性。
  “万骑”是唐代皇帝的侍卫亲军,初创于太宗初年,从太宗率领的直系军队中选出一批骁勇善战之士,开始只有百人左右,谓之“百骑”,“百骑”的兵士穿着画有兽纹的衣衫,使用绘有豹形斑纹的马鞍;到武则天时,逐渐加人,谓之“千骑”,分别隶属于左右羽林营;中宗时,又称为“万骑”,人数更加众多。设置了果毅,由葛福顺、陈玄礼等人担任,以统率这支亲军。李隆基虽为郡王,却懂得礼贤纳士,他从不以王爷身份压人,得到了万骑果毅葛福顺、陈玄礼等人的认可。这些人经常接受邀请到王府参加宴会,也得到许多赠送的财物。
  李隆基在做了三年的卫尉少卿之后,于景龙二年(708)四月,受太子李重俊叛乱的牵连,被降职任命为潞州别驾。别驾即是州的副长官,主管一州的兵马事。
  景龙三年(709)中宗冬至祭天,是中宗复位之后三年来的第一次,因此十分隆重。朝廷中的文武百官、皇室成员以及分封在外地的诸王都要回京参加,李隆基兄弟也被召回京师。大典之后,李隆基留在了长安,居于隆庆坊。这一年他25岁。李隆基住在长安之后,对朝廷的形势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他看出一场政治变乱将是不可避免的。
  于是,他加强活动,进一步搜罗有用的人才,加强自己的力量。李隆基首先找到了前朝邑县尉刘幽求,此人极富谋略,在张柬之等人发动神龙兵变时,他就建议除掉武三思,但桓彦范不听,结果都被武党害死。李隆基结识刘幽求之后,便积极与他商讨大计。另外,李隆基还争取到了尚衣奉御王崇晔、西京苑总监钟绍京等人,这些人均是皇宫中下层但有实权的人物。王崇晔掌管皇室的服装和车马,清楚皇宫内的动静;钟绍京是皇宫内苑的总监,对宫内门庭道路十分熟悉,具有出人禁宫的方便条件,而其手下的亲信丁匠百余人,则成为临淄王私自招募的武装。
  李隆基在做卫尉少卿时,就已开始与“万骑”中的中下层官员结识相交。此次回住长安,更是诚心接纳,积极拉拢。这时候,韦后的失误给临淄王创造了机会。韦后早已意识到禁军地位重要,在中宗时已加强了对禁军“万骑”的控制,将羽林军的领导权交给了亲信韦播等人,并且还把持了长安城的警卫防务。韦后的措施引起了“万骑”的不满,韦播等人为了树威,更是冷酷严峻,兵士常遭痛责处罚,从而激化了矛盾。李隆基乘机劝诱万骑果毅葛福顺、陈玄礼等人参加谋划,以图消灭韦党。这些人的支持和参与,为李隆基的政变成功提供了保证。
  当中宗突然去世、韦后临朝称制的消息传来时,李隆基感到自己的机会到了。他发动兵变诛杀了韦后,这是他第一次以主角的身份参与政变,做得相当成功。
  真实关系 在一些传闻中,太平公主和李隆基的关系很微妙,他们之间的情感好像不只是姑侄这么简单,还掺杂了一些爱情。
  但传闻并不是真正的历史,在历史上,由于唐朝风气开放的缘故,又因为武则天的家族的确比较特殊——不太在乎伦理,乱伦之爱比比皆是。武则天的母亲杨氏可以和外孙子贺兰敏之私通;武则天的姐姐韩国夫人在丈夫死后和妹夫(即唐高宗)私通,并把自己的女儿也送进宫,侍奉舅舅(即唐高宗);武则天的侄子武三思与表嫂(或表弟妹)韦皇后私通。但从史料中还没有寻到太平公主和侄儿李隆基之间情感纠葛的一丝痕迹,不过,他们围着权力而进行了你死我活的斗争却是真实的。
  从唐睿宗立李隆基为皇太子后,争斗就开始了。唐睿宗重新称帝后,首先遇到的是如何确定太子的问题。李隆基在兄弟排行中是第三,所以小名“三郎”,睿宗李且的长子乃是宋王李成器,后来他改名为李宪。睿宗即位后,按照嫡长子继承的制度,太子应该是李宪,而不是三子李隆基。但李隆基作为政变的主谋者,他的功劳是其他人无法相比的。当时,诸王和公卿大臣们“亦言平王(隆基)有社稷大功,合居储位”。李宪的性格颇肖其父,厌薄权位,不以万乘为贵,他认为父亲得天下都是弟弟李隆基的功劳,便坚决让出皇太子的位子,而且一生小心谨慎,没有可指摘的过失,李隆基对哥哥既敬重,又感激。李隆基的父亲唐睿宗于是立李隆基为太子。后来李宪死后,李隆基对群臣说:“我的天下是哥哥让给我的,一般的谥号不足以说明我对哥哥的感情。”便给李宪加谥号为“让皇帝”。
  唐睿宗没有遵循嫡长子继承制,以功业为首,选择三子作为皇太子,得到大臣包括宗室和太平公主的一致赞同。当时政局形势,只能是睿宗当皇帝、隆基当太子,太平公主绝对不可能萌发当皇帝的意愿,哪怕是一时的闪念。但她自恃功高,以为自已支持过隆基,而太子年仅26岁,没有多少从政经验,总会依照她的意图办事。但是,过了几个月,她就觉得不对了。皇太子是很精明的,自有一套政治主张,绝不会屈居于姑母之下。拥护太子的一批大臣如姚祟、宋璟等,纷纷以革除“弊政”的姿态活动在政治舞台上。他们认为过去的朝政被外戚和诸公主干预得太厉害,强烈要求革除这种弊政,这样就不得不触犯太平公主的私利。从此,太平公主就把太子李隆基看成了自己政治上的对手,很想利用自己的权势换一个容易控制的人取代他。
  李隆基当太子不到4个月,“太子非长,不当立”的流言蜚语就传播起来了。制造这种舆论的不是李隆基的长兄李成器,而是姑母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私下挑动李成器说:“废太子,以尔代之。”李成器并没有个人的政治野心,他立刻把公主的原话向李隆基说了。太平公主又召集宰相要求将太子换掉,甚至亲自拦住上朝的宰相,要求他们废立太子。据史书记载,景云二年(711)正月,“公主又尝乘辇邀宰相于光范门内,讽以易置东宫,众皆失色”。光范门是宰相们到中书省的通道,公主于此露骨地宣称废黜太子,不能不令人吃惊。当时,宰相有姚祟、宋璟、郭元振、张说等,都是太子的支持者。被邀的是哪几位,不得而知。但宋璟肯定在场,他当面抗争说:东宫有大功于天下,真宗庙社稷之主,公主奈何忽有此议!”这番严正的驳斥,使太平公主无言对答。
  在大造舆论声势的同时,太平公主也在不断扩充势力,她的支持者窦怀贞、萧至忠、崔湜等都担任要职。史称:“公主所欲,上无不听,目宰相以下,进退系其一言,其余荐士骤历清显者不可胜数,权倾人主,趋附其门者如市。”有人甚至说:“在外只闻有太平公主,不闻有太子。”
  面对太平公主咄咄逼人的结党营私活动,李隆基深感不安,姑侄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李隆基的支持者,后来玄宗朝著名的贤相——宋璟和姚崇为巩固太子地位,秘密地向睿宗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请出宋王李成器和豳王李守礼(高宗长孙)为刺史,使之离开京师。第二,以隆基两个弟弟,即歧王李隆范和薛王李隆业“为左右率以事太子”。第三,将太平公主及其丈夫武攸暨安置于东都洛阳。把李成器等外任刺史,又将公主等安置东都,这样就从组织上拆散他们的联系。至于歧王和薛王,当然没有争太子的资格,但是,他们身为左、右羽林大将军,执掌禁军,如果一旦为公主集团所利用,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因此,宋璟和姚祟提出让歧王与薛王分别为东宫左、右卫率,掌管东宫兵仗羽卫之政令,“以事太子”,目的是为了把太子和两个弟弟的势力集结一起,巩固东宫的实力地位。
  睿宗基本上采纳了二人的建议,宣布以李成器为同州刺史、李守礼为豳州刺史,以李隆范和李隆业为左、右卫率。不过,睿宗认为:“肤更无兄弟,唯太平一妹,岂可远置东都!”所以宣布公主就近于蒲州安置。蒲州即今山西永济,比东都洛阳近便些。
  太平公主得知把她安置在蒲州是姚祟和宋璟出的主意,非常愤怒,便去东宫责备李隆基。李隆基很恐惧,于是以退为进,主动奏请加罪于姚、宋,说他们“离间骨肉”,并表白自己并没有“离间骨肉”之心。后来,姚崇、宋璟被贬。不过,公主仍被安置于蒲州,离开了京师。而歧王和薛王按原计划任命为东宫左、右卫率,“以事太子”,这对于后来消灭公主势力起了重要的作用。
  “太极”睿宗 有人说:“唐睿宗时政治的焦点,是唐睿宗联合太平公主要保皇位,而太子李隆基要争皇位。唐睿宗、太平公主要保皇位,必须抑制太子李隆基的势力。”此话有一定的道理。
  太平公主因参与诛韦党、拥立睿宗有功,食封共计一万户,其子祟简、祟敏和崇行三人,加封为异姓王,祟行被封为国子监祭酒,四人九卿三品。于是,便出现了太平公主权倾朝野的局面,公主每次面陈奏事,皆被睿宗应允。无论是荐人任官,还是调动将相大臣,睿宗皆以太平公主之言为准,即使她不在朝堂听事,也要求宰相去公主府奏事。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均言公主“权移人主”。
  睿宗李旦主观上并不想做一个听命于人的皇帝,但是,他没有公开参与李隆基的兵变的事实,使他自登基之日起便处于被动的境地。睿宗李旦的这次复位,主要得力于李隆基和太平公主,是他们共同策划,一起发动的兵变才诛灭了韦后集团。整个过程睿宗没有参与,至少他没有公开站出来支持这次政变。这使得李旦从开始做皇帝时便挺不直腰杆,说话行事无法理直气壮。由于兵变是由李隆基和太平公主两支力量联合发动的,所以兵变之后,这两支政治势力便占据了朝廷官员的绝大部分。两派力量各为其主,势力均衡,只剩睿宗李旦孤家寡人一个,没有属于自己的亲信力量。不得已,李且只有凡事仰仗自己的儿子和自己的妹妹,听从他们的意见行事,力图在太平公主和李隆基之间搞势力平衡。唐容宗在公主和皇太子之间,看似耍太极功夫,遇事迁就,采取不偏不倚、摆平两方的平衡政策,其实刚开始是倾向于公主的。
  由于公主的特殊功勋与地位,加上她“沉断有谋”,善弄权略,议政处事能力超过哥哥睿宗,所以睿宗即位后,经常与太平公主商议国事据记载,每当宰相奏事,睿宗总是问:“与太平(公主)议否?”又问:“与三郎(太子)议否?”这里,一先一后,固然是照顾到辈分高低,但实质上反映了公主议政权力是在太子之上,睿宗听取意见时,相比较而言,不是偏向太子,而是偏向公主,这就为宫廷内争煽了一把火。
  睿宗的太极功夫是希望能够在儿子和妹妹之间找到政治合作的共同点,希望彼此能够平和相处,他在这年五月把“太极”年号改为“延和”,其实已经隐隐约约表达了这样的期盼。然而,政治斗争的法则使他的这一追求化为泡影。由于睿宗对太平公主的支持,使皇太子在当时的政局中处境不安。
  随着宫延内争的激化,唐睿宗夹在儿子李隆基和妹妹太平公主两大政治势力之间也比较难受,终于萌发了不愿意当皇帝的念头。景云二年(711)二月初二,睿宗命太子监国,多少包含有要传位的意思。仅仅过了两个月,趁太平公主在蒲州,睿宗欲传位于皇太子。他召集三品以上大臣商量,说:“朕生性淡泊,并不以至尊皇位为贵。从前为皇嗣时,让位于中宗。今欲传位太子,卿等以为如何?”所谓“生性淡泊”,实际上反映了睿宗面对矛盾而束手无策的心情。既然无法调解,也就想传位太子,以免引起新的争斗。
  消息一经传出,无论是公主集团还是太子集闭郁惊讶不已,谁都料不到即位仅10个月的睿宗就公开声称要传位了。太平公主远在蒲州,属于公主集团的殿中侍御史和逢尧立即对睿宗说:“陛下春秋未高,方为四海所依仰,岂得遽尔?”睿宗时年半百,不算高寿,照正常的情况,传位确实早了一些。李隆基为了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立刻叫自己的老师李景伯上疏推辞,甚至连监国也要让掉。他还奏请召太平公主还京,得到睿宗的同意。彼此对立的两个集团,出于各自利害关系的考虑,竟在传位问题上都持否定的态度。睿宗只好打消自己的主意,暂时不提“传位”的事了。
  一年半后,即延和元年(712)七月,天象出现了异常。作为太子对头的太平公主一党借术士之口向睿宗报告:“根据天象,彗星出现预示除旧布新。帝座及前星有灾,这显示皇太子合做天子,不合更居东宫。”太平公主及其党人这样做是真的想太子李隆基当皇帝吗?当然不是,显然是在制造李隆基要抢先夺位的流言蜚语,挑拨睿宗与太子之间的关系。谁知,太平公主弄巧成拙,睿宗竟然决心“传位避灾”。任凭太平公主苦苦劝谏,睿宗就是不为所动。碍于嫡长子的舆论,李隆基心中总有本不该立为嗣的隐痛,又迫于公主集团的压力,他总是诚惶诚恐的。李隆基不懂父亲此次为什么如此坚决,入宫觐见,连连叩头,请求父亲睿宗皇帝给他个说法。睿宗说:“你诛凶定乱,能安我宗庙社稷。现天意人事,都已成熟了,不必疑虑!”甚至把话都说绝了:“你若能尽孝心,现在机会来了,何必一定要等到柩前即位呢!”睿宗向太子表达了自己坚决传位的意愿,李隆基无可奈何,流涕而出。睿宗为了求得政治的稳定,便以让位终结了自己这次短暂的帝王生涯。
  太平公主既然阻止不了传位,又另出计策,提出让睿宗“自总大政”,希望架空28岁的新皇帝。唐睿宗的让位实际上是抛弃了太平公主,现在他当然就不能不考虑太平公主的意见。于是,睿宗又一次搞他的政治平衡。他说自己传位以后要不忘国家,表示仍然过问军国大政,尤其是三品以上高官的任命和重大的刑狱,要与李隆基共同兼理。到这年的八月初三日庚子,睿宗举行了正式传位的大典,他被尊称为太上皇,自称曰朕,发布政令日诰、令。新君李隆基即位,就是历史上的唐玄宗。李隆基自称曰予,处理政事的文件格式叫做制、敕。父子不同的是,睿宗每五天一次在太极殿接受群臣的朝贺,而玄宗李隆基则每天在武德殿上朝,处理政事。
  世上无绝对的平衡。唐睿宗的平衡政策和太极功夫并没有让双方矛盾缓和下来,反而愈演愈烈,睿宗的这次传位给玄宗李隆基即位后的政局埋了了隐患。


唐朝女人参政时代的结束
 
  睿宗成为太上皇之初,仍然掌握着国家大政方针,不仅宰相和守边大将的任命要听命于他,就连玄宗的儿子封王、妃子王氏册立为皇后也是由睿宗的诰令决定的。
 
    由于太上皇依然把握大政,玄宗与太平公主的较量越来越激烈起来。太平公主依然挟太上皇的权威,擅权用事,和即位的新君李隆基较量。李隆基虽然登基称帝,但朝中太平公主的势力依然很大,“宰相七人,五出其门”,左、右羽林将军也都投靠了公主。可见,李隆基的日子并不好过。
  八月密谋 李隆基还是太子的时候,就有谋士王踞建议他诛灭太平公主。王踞曾被朝廷任命为会稽诸暨主簿,按照惯例,要拜谢太子。王琚来到太子殿下的宫殿,故意摆出一副“徐行高视”的神态,殿中的太监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行为,说太子殿下就在帘内。王琚故作惊讶地说:“何谓殿下?当今独有太平公主耳!”以此来激发李隆基采取行动。李隆基便立即召见,引为知己。
  但是,李隆基作为经历过诛灭韦后大风浪的政治家,是不会轻率地行动的。他清楚地知道,父皇在位,姑母擅权,在力量对比上自己处于不利的地位;而过早地诛杀公主,在道义上也难以获得广泛的支持。所以,隆基没有跟这位初交的谋士王琚直接谈论诛杀之事,而把话题扯开了,笑道:“君有何艺,可以与寡人游?”言下之意:来日方长,容后商议。
  及至正式即位,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玄宗虽然还没有实权,但皇帝的地位是谁也否定不了的。公主散布的嫡长当立的陈词滥调,己经丧失了蛊惑人心的作用。至于宰相多为太平公主之党,确实有不利的一面,但在先天元年(712)八月,李隆基的支持者刘幽求和魏知古还在宰相之列。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刘幽求和李隆基的好友右羽林将军张喡开始密商诛杀公主亲党的事。他们建议玄宗先杀掉太平公主的同党崔湜,这是很有策略的。玄宗听了,“深以为然”,表示赞同诛杀公主党羽的计划。谁知密谋不慎泄露,太平公主立刻向太上皇睿宗报告,玄宗大惧,只得先把自己洗脱干净,结果刘幽求被捕。后经玄宗帮助,刘才幸免于难。
  七月政变 八月诛杀密谋的失败,使玄宗又处于不利的境遇,往后近一年是他一生中最危险的时期之一。太平公主从上述事件中意识到问题的极端严重性,也就着手进行谋杀活动。此前,公主虽然无时无刻不在策划废黜太子,接着又要架空皇帝,但是,她还不至于想诛杀李隆基。废而不杀,这是太平公主过去的原则。八月事件使她看到了刀光剑影,看到了自己也会被诛的危险,因而采取了种种反扑的措施。
  她利用其在朝中经营多年的班底,继续进行废黜行动。朝中宰相窦怀贞、岑羲、萧至忠、崔湜以及太子少保薛稷、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右羽林将军事李慈、左金吾将军李钦等人,频繁出入公主府第,密谋废立;他们一度还设想利用宫中的内线,在李隆基服用的赤箭粉(天麻)中投毒,但因需要时间,他们迫不及待,决计发动兵变。最后,他们计划于先天二年(713)的七月初四动手,由左、右羽林军首领常元楷和李慈率领禁军,占据玄宗上朝办公的武德殿;窦怀贞、萧至忠、岑羲等依附于公主的宰相率南衙卫兵响应,废李隆基,另立新帝。谁知这一密谋却被魏知古报告给了李隆基。
  形势一触即发。李隆基立即与他的两个弟弟歧王李隆范、薛王李隆业,以及亲信宰相郭元振、龙武将军王毛仲、殿中少监姜皎、太仆少卿李令问、尚乘奉御王守一、内给事高力士、果毅李守德等商议对策,决定于七月初三开始动手。
  七月初三这天,玄宗派龙武将军王毛仲带300名士兵,并从备用的马厩中调出马匹,从武德殿进入太极殿左边的虔化门。然后,诏令左、右羽林军首领常元楷、李慈进殿议事,二人进虔化门立即被拿下斩首,这样便把羽林军掌握在自己手中,使太平公主失去了发动政变的依托。紧接着,在朝堂和内客省分别捉拿了宰相萧至忠、岑羲与李猷、贾膺福,皆斩之。窦怀贞闻讯外逃,躲在水沟中,知道大势已去,便自杀了。禁中局势很快就被玄宗控制了。
  闻知有变的太上皇只能登上承天门楼,号令南衙禁军以备非常,但宫内已无法插手,他派去朝堂招募兵士的人无法入内。郭元振一直在太上皇身边,名为“率兵侍卫”,实为监控。太上皇见状,只得下诰历数窦怀贞等人之罪。其实,太上皇唐睿宗内心里并不希望看到七月初三事变,因为玄宗的胜利不仅使惟一的妹妹陷于灭顶之灾,而且意味着他本人将永远退出政治舞台。
  事变发生后,太平公主自知已山穷水尽,逃入山寺,三日乃出,被赐死于家中。公主诸子及其党羽死者数十人,惟有儿子薛崇简因曾反对过其母的阴谋活动,特免死,赐姓李氏,官爵如故,但在往后的政治活动中却销声匿迹了。
  七月初三的事变很快大获全胜,而“穷治公主枝党”一直延续到年底。经过半年多的清查处置,太平公主的势力集团被彻底铲除了。
  太平公主失败后,玄宗再也没有政敌环伺,于是能够放手施政。玄宗很快任用姚祟为相。姚祟做了宰相后,采取了几条措施。 首先把威胁玄宗帝位的诸王都派出去做了刺史,但又不让管地方政事,以免从地方上发动政变。然后,把大臣中的一些捣乱分子加上罪名,驱逐到南方去。这样一来,玄宗的帝位才稳定下来。等到玄宗继位8年之后,才把那些在外做刺史,但又不管事的兄弟们召回来,给他们规定了几条:只准自己弟兄吃喝玩乐,不准交结大臣,谈论政事。玄宗还做了长枕大被,与诸王同寝共处,击毬、斗鸡、吹笛子,玩得很高兴,可就是不让他们分享政权。姚祟的第二条措施是发展生产,减轻人民负担。第三条措施是,此后再也不破格用人了,一律按规定用人,但和武则天的政策基本精神一致——仍然用普通地主,开科取士,不过有了一个规章制度,不得滥用了。韦后、太平公主为了拉拢人心所实行的卖官政策停止了;同时不准食封之家直接向封户征税,并减少封户;武则天大举兴修的佛寺也完全停止了。这样做的结果,就把武则天统治时遗留下来的偏向和缺点基本上纠正了,但路子还是顺着她的走,于是结束了自武则天晚年以来十余年的政局混乱和社会不稳定,之后出现了“开元盛世”。

略论太平公主的失败
 
  太平公主与侄儿李隆基的权力之争前后长达3年,在这3年间,太平公主声势鼎盛,然而玄宗一旦采取行动,仅仅用了三天就消灭了太平公主,如此容易,让人诧异,为什么太平公主如此容易被打
 
  倒?
  (1)君臣地位悬殊。在中国古代,君与臣不在同一个阶层上,君主不仅在政治地位上统治全国,在心理上也有极大的威慑力,臣民在君威面前惟有俯首听命。比如中宗神龙三年(707)七月,太子李重俊发动政变,杀武三思,攻玄武门,索拿韦后和安乐公主,中宗对太子李重俊的部众就进行了心理战:“众将士皆是我的宿卫之人,素称忠义,为何跟着李多祚造反?朕知道大家都是胁从,反者只是李多祚等人。若是有人能杀了祸首,何患不轻取富贵荣华!”这番话果然奏效,在楼下按兵不动的千骑营战士反戈一击,杀死了李多祚、李承况等人。李重俊发动的政变失败了。
  玄宗发动政变诛杀太平公主之前,崔日用曾对玄宗说:“太平公主谋逆有期,陛下往在宫府(太子),欲有讨捕,犹是子道臣道,须用谋用力。今既光临大宝,但须下一制,谁敢不从?”在政变发生之后,太平公主党羽并没有反抗,真的如崔日用所说,“谁敢不从”,可见君威之重。
  (2)突发性政变令太平公主措手不及。玄宗虽然早有意除掉太平公主,但迟迟未发;而太平公主预定七月初四发动政变,没想到玄宗提前一日动手,使她及其党羽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应付,遂致全无反抗。从事变中斩杀常元楷、李慈、萧至忠、岑羲、李猷、贾膺福等人可以看出,太平公主党人几乎是在无抵抗情形下就擒的。
  (3)太平公主未能确实掌握武力。中国古代政治实力以武力为主要后盾,太平公主计划以其党人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右羽林将军事李慈掌握皇宫武力,此支武力如果是被太平公主真正控制,则身居皇宫中的玄宗无异于在刀尖下,危如累卵。因此,在玄宗发动政变之前,崔日用即告诉玄宗:“请先定北军,后收逆党。”北军即皇宫禁卫军,对整个皇宫具有最大的威胁。唐自高祖至玄宗共经历四次政变,都是以玄武门的得失以及屯卫北门禁军的偏向成为政变成败的关键。崔日用建议“先定北军”,即是先要控制北门禁军及玄武门要地,然后政变才有成功的可能。七月初四,玄宗完全按照崔日用的建议步骤行事。值得注意的是,玄宗在行动时使用兵力仅300余人,常元楷、李慈两位北门禁军将领竟束手就戮,而北门禁军也没有任何反抗,可见常元楷、李慈未能真正控制羽林军,玄宗才能获胜。
  (4)太平公主手下能人不多。太平公主扩充她的势力,主要靠金钱收买。“谓儒者多篓狭,厚持金帛谢之”,以致在他手下的士人大多品行不正。这些人不是以如何将国家治理好为宗旨,而只热衷于权力,热衷于维护太平公主的私利。就品德和能力而言,他们远不如李隆基手下的宋璟、姚祟、张说等臣僚。
  (5)太平公主在政治上少有建树。太平公主的政策只是想掌握权力,实现干预朝政的愿望。可举一例,唐中宗时,安乐公主、上官昭容等一批女人干预政治,制定了“斜封”授官的政策。就是说,如果按正常程序授官,是由皇帝下诏封好交中书省办理,而这些女人则纳贿授官,只要交钱30万,哪怕你是商贾屠夫,也可以授你官。这时的授官为了区别正常方式,就另写诏书“斜封”后交中书省办理,这种官叫“斜封官”。当时以这种方式得官的“凡数千员,内外盈滥,无厅事以居”。睿宗初即位,姚崇、宋璟将这数千“斜封官”全部停罢,但4个月后,在太平公主干预下,“斜封官”又全部恢复了。在太平公主看来,“斜封官”存在与否,是女人能不能干政的一个象征,但对民众来说,它却是一种腐败政治的体现,所以当时人说“姚、宋为相,邪不如正;太平用事,正不如邪”。
  (6)朝野对女人参政很警惕。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即自从武则天称帝,将唐朝政姓“武”以后,朝野上下对女人参与政治有一种本能的警惕。在这种大的社会背景下,任何女人参政都是很艰难的。韦后、安乐公主如此,太平公主也不例外。
  唐朝自武则天以后,陆续出现了韦后、安乐公主、太平公主等一批参政的女人。这样一种现象的出现,自有它社会的、种族文化的以及个人的因素。太平公主的死,结束了唐朝女人的参政时代,在唐朝政治舞台上,妇女自此以后不再成为主要角色。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Copyright ©2015    小学教育资源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5 Lingd.Net..